贵阳信息网

首页 > 最新信息 / 正文

专访大疆负责人:为何在线秀文笔qq悬赏100万征集“黑飞”线索?|无人机|王帆|禁飞区

网络整理 2017-04-26 最新信息

南方网讯(全媒体记者/苏梓威)4月21日晚间,成都双流国际机场共计遭遇4架“黑飞”无人机干扰,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重庆、贵阳和绵阳机场,4架飞机返航,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而在此前的14、17和18日,双流机场亦有无人机违规飞行扰乱机场秩序的事件发生。

舆论一片哗然。一时之间,“无人机”这一不少民众略感陌生、近几年快速发展的新兴事物备受质疑。成都并不是第一个”中招”的地区。近年来,无人机频繁闯入各地机场“净空区”,多次造成航班晚点,深圳、杭州、西宁等多地机场均有类似情况发生。频踩航空安全红线,“霸道”无人机究竟该怎么管?

对于新兴事物而言,法律法规一定是滞后于行业发展的,如何有效联动政府、企业和科研院所,共同为有序健康发展出谋划策,便成为重中之重。行业巨头大疆率先表态:出资最高额100万人民币,奖励提供4月14、17、18、21日影响民航飞行案件举报线索的人员。

出资100万奖励线索提供者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近日连续发生多起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干扰民航航班正常起降事件,据媒体报道,仅在2017年4月14日、17日、18日和21日这四天就导致百余架次航班被迫备降或返航,超过万名旅客受阻滞留机场。对此,成都市公安局已立案侦查,将依法追究相关涉案人员的法律责任。

上述接二连三发生的恶性行为,不仅严重威胁航空安全和公共安全,同时也极大损害了民用无人机行业在民众心目中的形象。记者了解到,大疆创新再次表达谴责,并表示愿与公众、监管部门一起共同打击该类行为。

为此,大疆决定出资奖励提供4月14、17、18、21日影响民航飞行案件举报线索的人员。悬赏期限为即日起至2017年12月31日;奖励对象为在悬赏期内,由办案机关认定的提供重要线索并成功协助警方破案的人员,以及对案件侦破有直接贡献的办案人员;悬赏金额最高为人民币100万元;举报方法是联系成都市公安局。

此次无人机干扰时间中,是否有大疆制造的无人机参与其中呢?大疆创新4月20日便对近期疑似无人机威胁航空安全事件发表声明,称事件发生后,大疆根据相关部门提供的疑似无人机出现位置和高度信息,立即展开自查工作。

“根据我们的调查,疑似飞行区域均处于大疆产品内置的成都双流机场禁、限飞区内。大疆的产品在禁飞区内无法起飞和飞入,在限飞区内飞行高度严格限制。”大疆方面表示,通过排查合作伙伴北京智宇翔云科技有限公司管理平台的实时监控数据,基本排除事件中的疑似无人机为大疆产品。

“忧虑”为首要感受

据了解,大疆除在产品中加入自主返航、自动避障等先进技术保障产品自身安全外,也通过改进禁、限飞区策略来消除对航空安全的威胁。3月,大疆创新还发布了多边形禁飞区策略,让禁飞区设定更加灵活。目前,大疆已根据国际民航组织相关规章,升级了机场多边形禁飞区和限飞区,在国内多个枢纽机场进行了实际验证测试,最大限度保障了航班的运行安全。

大疆创新副总裁邵建伙透露,大疆在制定新规前,便已经和民航相关部门进行了充分沟通、共同探讨,“无人机是一个技术含量很高的产品,不能将其等同于传统意义上的航空器来看待,简单的净空保护区规定已经和现实社会需求存在较大冲突。”

“悬赏金额的具体数值并不重要。”大疆创新公关团队负责人王帆4月25日接受南方日报记者专访时表示,此次大疆出台此项政策更为重要的是进行表态。“我们(大疆)代表行业站起来责无旁贷,究竟是谁没有按规则出牌,需要给行业一个说法。”他表示,这是目前民营企业力所能及可以做的事情。王帆和大疆团队得知无人机干扰成都机场后,首先感受到的是忧虑。“作为深圳最具代表性的创新企业之一,大疆总是在做没有人做过的事情。”

王帆说,无人机这一如今依然偏小众的行业,安全教育和产品宣传依然匮乏,与手机、汽车等行业根本不是一个量级,要做到行业普及太难了,“现在许多人都知道无人机,但联想到的却是负面消息,对这一行业非常厌恶,我想任何一个业内人士都会忧虑。”

“全国的无人机爱好者那么多,为什么成都会出现这样的问题?”王帆提出了这样一个问题,他回答道:“这一问题背后的真正原因值得探究,一定要查出水落石出,因为大面积的航班终止背后是极大的社会资源损失。”

中国航空运输协会通用航空分会交流部部长刘宽则认为,在当前国家针对无人机法律法规还不完善的环境下,飞行安全很大程度上依赖于用户自律,而全社会对安全飞行的意识和常识非常薄弱,不可避免的会出现一些问题,甚至产生一些风险。“希望民众加强飞行安全常识的学习。从而不断增强安全意识,使从‘要我安全’向‘我要安全’改变。”

航空文化缺乏成行业软肋

王帆直言,大疆一直被贴上很强烈的创新标签,这让他感到强烈的民族自豪感,同时也感受到深深的责任。“悬赏一百万不是在博噱头,而是像理性看待这件事情,找出原因并分析解决方案。”他认为,无人机行业其实才是最大的受害者。

然而,这并不代表完全排除大疆无人机飞行的可能。“如果有用户擅自屏蔽GPS,直接进入姿态飞行模式,或者产品被很牛的黑客篡改,便依然存在无人机进入禁飞区的可能。”王帆说,这已然违反中国现有无线电管理规定,他们并不能纳入无人机正常用户范畴,“中国目前航空文化极大缺乏,普通老百姓不了解也不愿了解,这才是最大的问题。”

“我们愿意配合管理部门尽早部署高效的管理平台,实现对无人机的常态化管理,利用科技手段解决实际问题。”大疆呼吁无人机业内厂商发挥行业自律精神,并建议政府尽快出台法律法规,采用行之有效的管理技术,在维护好空域安全的基础上,共同保护这一新兴产业的健康有序发展。

“有责任感的企业需要和政府站在一起,共同对违规事件进行监管,但政府不能‘一刀切’。”王帆表示,政府相关部分需要对无人机行业进行更多了解,创新产业走在立法前面很正常,此前电商也是如此,“类似无人机等新兴产业需要多一点空间,也需要富有弹性的法律法规尽快出台。”

刘宽表示,无人机涉及飞行安全、公共安全、国家安全,需要站在国家角度统筹考虑。生产、销售、运行、培训等各环节上的发展与监管模式,需要各主管部门之间协同。“深圳的无人机主要以研发制造企业为主,以大疆为代表的众多制造企业针对无人机如何分类,应更多地为国家建言献策。”

成都双流国际机场事件回顾(据公开资料整理)

4月14日,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3架航班绕行。

17日,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多架域内航班空中等待。

18日,发现疑似无人驾驶航空器活动,导致22架飞往成都的航班备降其他机场。

21日,遭遇4架“黑飞”无人机干扰,导致58个航班备降西安、重庆、贵阳和绵阳机场,4架飞机返航,超1万旅客出行受阻被滞留机场。

Tags:无人机   王帆   禁飞区

搜索
网站分类
标签列表